首頁(yè) 資訊 關(guān)注 名家 行業(yè) 機構 大觀(guān) 圖片 視頻

展訊

旗下欄目: 頭條 展訊 拍賣(mài) 收藏

"非同小可——李小可的純凈世界"將在京舉行

來(lái)源:中國藝術(shù)資訊網(wǎng) 作者:小龍 人氣: 發(fā)布時(shí)間:2021-08-01

2021年4月20日,著(zhù)名藝術(shù)家李小可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人們在感到震驚之余,更是為美術(shù)界痛失一位卓有成就的藝術(shù)家而感到惋惜。2021年7月30日,由中央文史研究館、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西藏自治區文聯(lián)、西藏自治區美協(xié)、北京畫(huà)院、李可染藝術(shù)基金會(huì )聯(lián)合主辦的“非同小可——李小可的純凈世界”將在北京畫(huà)院美術(shù)館與公眾見(jiàn)面,我們將以展覽的形式紀念這位為當代美術(shù)事業(yè)做出巨大努力和貢獻的藝術(shù)家。與以往李小可“水墨家園”為主題的展覽有所不同,此次展覽從他的眾多系列創(chuàng )作中重點(diǎn)選取“雪景”為題材的作品,既為觀(guān)眾呈現李小可筆下不同地域景觀(guān)里的“純凈世界”,也借此表達李小可畢生對藝術(shù)追求的虔誠與純粹,終身為人處世的樸實(shí)與純凈。

 

2013年李小可在梅里雪山

李小可對于雪的表現有著(zhù)自己獨特的藝術(shù)語(yǔ)言,他在前人“留白法”的基礎上以皴擦點(diǎn)染代替層層的烘托暈染,不但使筆墨語(yǔ)言更加豐富,雪的形態(tài)與質(zhì)感也更顯得生動(dòng)、自然。李小可筆下的雪景呈現出不同的意境追求:京城的雪景,古老的建筑與高大的樹(shù)木相互掩映,凸顯出京城大雪的蒼茫與厚重;西藏的雪景,轉經(jīng)的人群在雪后的寺廟中緩緩前行,這里的雪純凈而又肅穆,給人一種遠離喧囂的心靈寧靜;藏地雪山是水墨畫(huà)家較少涉獵的題材,李小可卻對此情有獨鐘,雪山峰頂以濃墨暈染與留白強化千年積雪的潔白與圣潔,山體以散鋒皴擦與淡墨暈染相結合,表現出雪山的雄渾與云霧繚繞的神秘。山腳下飄揚的經(jīng)幡,靜穆的佛塔、瑪尼石與巍峨的雪山融為一體,更為雪域山魂增添了瑰麗與高潔。

《雪》 68x68cm  2010年 設色紙本

《雪原》 46x53cm  2020年 設色紙本

《梅里山魂》 96x180cm  2013年 設色紙本

《遠方》 96x90cm  2016年 設色紙本

為藝:“李家山水”的開(kāi)拓者

李小可出身藝術(shù)世家,父親是藝壇巨匠李可染,母親是雕塑家鄒佩珠;成長(cháng)在有“文化寺院”之稱(chēng)的大雅寶胡同甲2號,在這里居住著(zhù)董希文、葉淺予、黃永玉等藝術(shù)名家,李小可從小耳濡目染,長(cháng)大后又進(jìn)入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附中學(xué)習。如何在父親李可染的光環(huán)下探索出自己的藝術(shù)道路,如何在繼承“李家山水”的基礎上自立門(mén)戶(hù),是李小可走上藝術(shù)道路后面臨的難題。

2014年在黃山寫(xiě)生

藝術(shù)永恒的魅力在于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新者必然敢于嘗試。為了走出屬于自己的新路,從1978年跟隨父親李可染赴黃山寫(xiě)生開(kāi)始,李小可以自己的雙腿去丈量祖國山河,開(kāi)始了以寫(xiě)生創(chuàng )變中國畫(huà)的道路,長(cháng)江源頭、黃河源頭、藏地、黃山,乃至晚年的赴海外寫(xiě)生,李小可在寫(xiě)生的道路上奔波數十年。他將傳統文化精髓與新的視覺(jué)體驗相結合,將自我真實(shí)的情感與本真堅守融入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從而尋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水墨家園”,李小可以自己畢生的奮斗與探索,成為新時(shí)代中國水墨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新者與開(kāi)拓者。在此次展覽中,以文獻展的形式向觀(guān)眾講述李小可藝術(shù)探索的人生,同時(shí)還將李小可在不同歷史時(shí)期的代表作進(jìn)行展示,如早年赴藏采風(fēng)沉淀十年才創(chuàng )作出來(lái)的《山魂》,以及被廣大觀(guān)眾所熟知的“北京系列”代表作《水墨家園》,最后一幅未完成的作品《黃山》,一幅幅熟悉的畫(huà)作向觀(guān)眾講述了李小可豐富而精彩的藝術(shù)人生。

李小可最后一幅未完成作品《黃山》

為人:西藏美術(shù)的推動(dòng)者

那里是千山之巔,那里是萬(wàn)水之源。那里有秘境壯麗山川,那里有藏族群眾純樸彪悍……西藏是李小可繼北京之后十分重要的精神依托,也是他的“精神家園”,自1988年與攝影家鄭云峰赴黃河源頭采風(fēng)開(kāi)始,李小可開(kāi)啟了自己生命旅程中的34次進(jìn)藏之旅。

西藏的自然風(fēng)光、文化景觀(guān)與藏族群眾生活成為李小可筆下常見(jiàn)的畫(huà)面,“雪域藏跡”系列水墨作品及“藏跡”系列版畫(huà)成為李小可藝術(shù)中的標志之一。除了用手中的畫(huà)筆記錄西藏的自然與人文之美外,李小可還積極的投身到西藏美術(shù)事業(yè)的發(fā)展建設中,不遺余力的向外界推廣著(zhù)西藏的藝術(shù)和藝術(shù)家們。在他的策劃組織下,西藏的美術(shù)展覽不斷在北京等地舉辦,西藏藝術(shù)家的作品逐漸被人們所熟知。直至去世前,在聽(tīng)聞西藏美術(shù)館建設項目啟動(dòng)后,李小可還主動(dòng)向西藏美術(shù)館捐贈自己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為西藏美術(shù)事業(yè)貢獻著(zhù)自己微薄的力量。

2016年李小可在布達拉宮藥王山觀(guān)景臺寫(xiě)生

《山魂》 99x105cm  1999年 設色紙本

《正月的雪》 97.5x90cm 2008年設色紙本

為師:言傳身教的耕耘者

桃李滿(mǎn)天下,雨露潤春華。除了藝術(shù)家的身份之外,李小可還是一位勤勞的老師。從2004年在北京畫(huà)院開(kāi)設“李小可山水畫(huà)研修班”開(kāi)始,十多年來(lái),李小可相繼在北京大學(xué)、榮寶齋畫(huà)院等機構開(kāi)展教學(xué)工作。從工作室里的課堂教學(xué)到每一次帶學(xué)生赴外地寫(xiě)生,從教授畫(huà)技到傳遞匠心,李小可言傳身教,用心育人、用情育人,培養出一大批優(yōu)秀的中青年畫(huà)家。在課堂上,李小可常常引用父親李可染的一句話(huà):“李家山水,就是精讀‘自然’和‘傳統’這兩本書(shū)。”為了代領(lǐng)學(xué)生們精度“自然”這本書(shū),每一次他都親自帶著(zhù)學(xué)生們去寫(xiě)生,安徽、江西、內蒙古、貴州……他一邊走一邊播撒藝術(shù)的種子,不遺余力的幫助學(xué)生們成長(cháng),“山川鄉國情——李小可藝術(shù)工作室教15周年教學(xué)成果展”成為學(xué)生們對老師最好的回報。

2013年帶領(lǐng)學(xué)生在烏海寫(xiě)生

面對后學(xué),李小可真誠無(wú)私,傾囊相授;對待藏地,他激情燃燒,默默奉獻;面對藝術(shù),他毫不松懈,畢生探求;面對師友,他溫和淳樸,真誠以待。李小可的為人為藝正如他筆下的雪一般純凈、高潔,此次展覽以雪景為題,觀(guān)眾既可以欣賞到李小可對雪景的不同表達,更可以走進(jìn)李小可藝術(shù)中的純凈世界。

展覽將持續至8月8日結束。

2016年李小可在西藏

《宮雪》 68x68cm  2003年 設色紙本

《禪寺雪》 69.8x69.8cm  2016年 設色紙本

《山魂》 105x102cm  2017年 設色紙本

《春雪》 70x68cm  2018年 設色紙本

《山魂》2015年 70X69cm

《山魂》 45.5x53cm 2020年 設色紙本

《雪霽》 2006年 68x68cm

《雪域》 2019年 46x53c

責任編輯: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