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akeeh"><rt id="akeeh"><sub id="akeeh"></sub></rt></samp>
  • <track id="akeeh"></track>

    
    
    <p id="akeeh"></p>
    <track id="akeeh"></track>
  • <p id="akeeh"><del id="akeeh"></del></p>
  • <track id="akeeh"></track>
    <table id="akeeh"></table>
    <track id="akeeh"></track>
  • 首頁 資訊 關注 名家 行業 機構 大觀 圖片 視頻

    關注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 評論 軼聞

    冰逸個展“不可能的仙山”亮相墨齋畫廊

    來源:中國藝術資訊網 作者:柏玲 人氣: 發布時間:2018-10-19
    嘉賓合影

      嘉賓合影

      2018年10月13日下午4點,冰逸在墨齋畫廊的第二次個展《冰逸:不可能的仙山》正式開幕。

      張宇星認為:作為在萬物哲學和未來學領域有獨特想象力的思考者,冰逸觀察著自然和城市中的廢墟變幻。她的沉思通過纖細如發的筆墨描述,隨時浸入某一個宇宙氣泡的演化歷程。冰逸筆下不動聲色的日常,抒發著萬物循環運行的遠闊圖景。

      萬物的“無窮境”,是冰逸用繪畫構建出來的完整詩學與哲學世界。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我的眼睛,是最大造物”

      冰逸建立的萬物哲學體系,同她在社會生活里的多種角色和經歷如影隨形。 她創造了關于生物、網絡、藝術、考古、詩歌、電影和空間的各種維度。她穿行于考古學家、網絡創業者、文論家、大型城市項目規劃師、電影導演、詩人、和畫家等各種角色之間。而所有這些經歷在與水墨相遇之后,結晶為璀璨透明的發光體。

      在古典中國,水墨曾經是以原自然為描繪目標的繪畫介質。在近代,水墨進入了有觀念屬性的創作和推演。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冰逸關注的是:水墨是否有可能超越原自然性和純觀念性?甚至也超越繪畫性和介質性,成為自我完備的關于萬物哲學的靈性邏輯系統?由此演生,冰逸的藝術實踐試圖讓水墨成為萬物哲學最理想的呈現載體和演繹形態。

      在《冰逸:不可能的仙山》中,藝術家從三條線索闡釋了她的萬物哲學和未來學觀念:墟觀、化相和造界。

    嘉賓合影

      嘉賓合影

      [墟觀]:名山與廢墟Sacred Mountains & Ruins

      我們觀看世界的方式,決定了世界以什么樣的形態呈現。

      從“景觀”到“墟觀”,意味著打破思維禁錮的初始。所謂名山,是被概念化之后的“偽景觀”,但卻是文明的“廢墟”。只有在有關山水的虛妄之名被消解之后,我們才有可能觀看到山水后面隱藏的萬物真諦。

      墟觀,是超景觀的回望之觀,而水墨則如同超級敏感的顯影劑,讓自然的深層次動力學痕跡完整地顯影出來。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2018年春天,冰逸在柳江完成了大地水墨項目《峨眉飛瀑》。

      在干涸的瀑布上,冰逸搭建了200米長的白色畫布結構。墨的奔涌記錄了它沿著天然垂直地質結構流淌而下的痕跡;在另一處,冰逸將巨幅宣紙鋪滿了一條無名山道,用水墨進行多次涂刷和渲染,并在以后的日子里,讓宣紙和墨受到重力、風、濕度、氣壓、冷凝、雨水、陽光、地形等多重自然因素的隨機影響,從而生長出天地之間的真切共鳴。墨的痕跡體現了流動、擴散、吸收、蒸發、密度、飽和、壓力、溫度等物質性差異所引起的瞬變過程。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從2009年開始,前后歷時近十年,冰逸先后完成了四件大地藝術(包括:2009 - 2011黃山《大水法》 、2012富春山《風的形狀》、2010 -2013龍虎山《萬物》、2010-2013三清山《地心之旅》)。到《峨眉飛瀑》時期,冰逸已然形成了完整的方法體系,把水墨轉化為呈現自然廢墟而非自然景觀的語言形式。在此過程中,她對自然場域的物理學、地質學、氣候學等科學細節的控制,也成為關鍵性的創作方法論。

      日常生活的墟觀,是冰逸萬物哲學創作體系的基礎。在此,“墟”的內涵并非常規意義上的“廢墟”,而是詩歌和美學的生發之處。它是萬物的蘊藏和深延,體現為自然和文明交織之后的各種原初形態。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2015年至2017年,冰逸以日漸消失的北京胡同為主題,拍攝了電影三部曲《廢墟》。這是目前能見到之最完整和清晰的水墨電影故事長片!稄U墟》三部曲在復雜人物關系中,以現場激發和即興方式進行創作。它通過前后十七次反復循環的現場拍攝,揭示出日常生活普遍蘊含的廢墟屬性。冰逸為電影寫就了一部1600行的長詩劇本,名為:《廢墟的十二種哲學》,發表于先鋒文學雜志《花城》雜志2018年第二期。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化相]:波相考古學Archaeology of Waves

      世界向我們呈現出表象,卻隱藏了真相。在“象”與“相”之間的坐標系空間,才是我們的立身之地。當萬物以聲音、波動或函數態被我們的深層感官系統感知時,就不再是簡單的“圖像”,而是“波相”。冰逸用繪畫描述了這一神奇體驗過程。

      冰逸認為,藝術家將身體和神經系統的波動、循環圈或聲音,與世界上無數嵌套及包含存在的聲音產生共鳴。在這氣韻、能量的共鳴之中,主體與客體之間的界限消失了。藝術家因此可以感知世界并被世界感知。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在這種共鳴中,冰逸用她的文學想象去感知和理解“聲音”和“波”的世界,如她的繪畫的題目:“量子波相:光芒之皮”,“地質波相:物種起源”,“生物波相:蓮池”、“生死波相:石榴之河”,“心念波相:季節消失的地方”,“空的波相:萬物生長”。

      從這些主題可以看出:藝術家的重要工作是利用媒介來幫助人們實現“化身”和“化相”。所謂“化身”,是指直接以一種具體形態的物(比如電子)來反觀和感知外部世界。它引發近似“內外轉換”的系統操作行為,即把自己的“身”轉換到另一個“物”之中,再從中向外看去,也就是所謂嵌套網絡,即系統內的系統,即冰逸描摹的“境中之境”。而所謂“化相”,則是指觀察者化身為波動態和函數態(相空間),來觀察其它的波動態和函數態。在此時,我們已經無限接近萬物的本質屬性了。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在《波相考古學》系列作品中,冰逸用水墨這一古典但又具有未來性的綜合媒介,闡釋上述“化相”過程。因為墨是充滿詩性的黑光,暗含了波相中的駐波態和離散態,而水是一切有機生命體產生的基礎,也寓意了波的流動性和連續性。墨和水的結合,是萬物化形、萬物化身和萬物化相的經典模型。從波相考古學的角度,冰逸不僅創作了水墨波相的獨立作品,而且創造了一整個系列的波相演化圖譜。

      冰逸繪刻的聲音磁盤密碼可以從她創造的圖像里讀取出來。此時,萬物所蘊含的聲音就能被直接“聽見”:聽見能量和物質的流入流出、聽見時間汩汩流淌的循環、聽見自己身體內部的原點呼喊、聽見細胞和細胞相互撞擊的低頻躁動,甚至聽見基因,它們在相互交換著數據。而這一切,幾乎完全類同于雨、雪、落葉或狂風。如果我們放棄表象,進入到波相世界的最深層,我們會發現,這個世界的所有事件和律動竟然如此一致與和諧。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造界]:不可能的仙山Impossible Landscapes

      藝術不只是真實世界的模擬或者抽象反映,藝術也是真實世界的超越和幻化。從“造物”到“造界”,這是藝術家的使命,也是人類整體的使命。

      人與世界的糾纏,意味著人通過創造世界而創造出自己,以及創造出屬于自己的整個世紀和朝代。冰逸在古典絹本水墨新作《不可能的仙山》系列中,創造了這樣一個似曾相識的朝代。冰逸將其命名為“蓮朝”。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蓮朝的河流沒有水流,只有香氣。蓮朝的戰爭沒有武器,只有詩歌。國與國之間用比賽詩歌來進行戰爭,用詩歌最終換來和平與凱旋。蓮朝的權貴,能夠理解世間云泥無別,因為心中只有霄壤。

      冰逸借《蓮朝》系列手卷,創造了這個優美朝代“經、史、子、集”的各種形態。從皇帝詔書,到觀星用經文,冰逸版本的“偽經”,是她通過繪畫對詩文時空的完整制造。

      在長達5米的絹上作品《一塵千山》中,冰逸以一粒塵埃凝視萬千宇宙。這幅傾盡心力之作品陳述了冰逸心中所見的“無窮境”世界:千山連綿,萬水相隨,夕陽從山巒起伏里斜斜地射進眼簾。夕陽,也是一粒更小的塵埃。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山水論》

      所有這一切,抽象背后的抽象和理論背后的理論,都已被冰逸寫進她的哲學美學著作《山水論》中。

      《山水論》從本體論和未來學角度,對中國山水畫的歷史和理論進行了全新闡釋。冰逸在其中探討了山水畫理論的內在悖論和審美推演,展開了繪畫創作、賞析和生活之間的關系。她深信:山水是主觀的投射,也是客觀現實;山水既是自然,又是文化隱喻;而繪畫既是創造又是消亡;山水是自覺境界,也是無知覺境界。冰逸筆下的山水是微觀和宏觀世界的互察,也闡釋了人類跟山水之間注定親密而又異化的關系。

      在《蓮朝》系列手卷,冰逸化身為來自蓮朝的繪者,以精心繪制的寫意山水和娟秀小楷,闡述了《山水論》九章的內容。

    藝術家冰逸

      藝術家冰逸

      藝術家簡介

      作為詩人,美學理論家,畫家,電影導演,文化評論家和社會活動家,冰逸認為:詩,書,畫互相融合的藝術實踐是一個創作者的必經之路。

      冰逸的大地水墨項目綜合了冰逸對生態學、科學、哲學、史學和美學等領域的興趣,并涵蓋了大地與環境藝術、特定場域的建筑-裝置藝術、音樂與文學創作、水墨繪畫以及行為表演藝術。

      在赴美攻讀生物醫學與電子工程專業后,她于2005年取得耶魯大學藝術史與考古學博士學位,論文題目為漢代藝術史。

      在2015年3月的墨齋個展中,冰逸用2013年創作的大型作品《萬物》,創造了一個兩層樓高度的浸入式空間環境!度f物》是她在國內名山勝地進行創作,是關于土地與、氣候的第四件大地藝術作品,采用定制的宣紙和水墨記錄了風訂制的宣紙和水墨記錄了風、太陽、濕度、氣壓和地形的影響。該作品于與2016年再次與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藝聚空間”展區的裝置有所不同展出。宏大的展覽設計,使《萬物》成為了藝術展的亮點,被多家媒體集中專題報導,也被Artsy選為15個最佳展位之一。最近,冰逸將冰和聲波融入作品中,拓展了她的自然繪畫。

      與之相對的則是冰逸私密的、畫風細致入微的扇面作品,它們探索有機生命的微觀起源。這些作品令人聯想起嚴謹工整的工筆畫,但仔細觀察冰逸的用筆,會發現其中蘊含著創造性的寫意特質。這種特質來自她日常的小楷練習。透過冰逸執著而又極富耐力的筆觸、堅忍而細膩的創作,人們能感知到大自然本身由無機到有機的物質進程中締造生命的愛。

      近年來,冰逸致力于用電影和詩歌來記錄日漸消失的北京胡同。她的敘事電影三部曲《廢墟》將于2019年春季在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和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首映。

      她曾于上海喜馬拉雅美術館(2016)、伊斯坦布爾現代藝術博物館(2016)、西班牙阿里坎特省當代藝術博物館(2014)、德國柏林圣約翰福音大教堂(2012)、美國芝加哥大學斯馬特藝術博物館(2010)、比利時布魯塞爾Erna Hecey畫廊(2009)、中國上海對比窗藝廊(2009)以及美國紐約Max Protetch畫廊(2008)舉辦展覽。她的作品曾參加美國布法羅奧爾布賴特·諾克斯美術館的“覆蓋者”展覽(2011)、中國北京今日美術館“意派—世紀思維”展覽(2009),并亮相“第七屆韓國光州雙年展年度報告:一年來的展覽”(2008)。

      冰逸的作品已被多所國際藝術機構收藏,包括澳洲悉尼白兔中國當代藝術收藏、美國芝加哥大學Smart藝術博物館、西班牙阿里坎特省當代藝術博物館、中國北京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等。冰逸的藝術是三部紀錄片的主題:《墨詠—當代水墨畫家系列:冰逸的瘋狂》,這部由溫成拍攝、林似竹博士導演的紀錄片旨在詮釋冰逸作為水墨畫家的創作過程;其它兩部紀錄片:《風的形狀》講述了冰逸的“大地與氣候”藝術,《懸置》則記錄了深圳機場項目,二者皆由溫成拍攝和剪輯。

    責任編輯:柏玲
    欧美A片在线播放刺激,欧美A区一区二区三区A片,欧美BBBB超大巨大,欧美BBBxxxx,欧美H版未删减完整版大片A片
    <samp id="akeeh"><rt id="akeeh"><sub id="akeeh"></sub></rt></samp>
  • <track id="akeeh"></track>

    
    
    <p id="akeeh"></p>
    <track id="akeeh"></track>
  • <p id="akeeh"><del id="akeeh"></del></p>
  • <track id="akeeh"></track>
    <table id="akeeh"></table>
    <track id="akee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