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資訊 關(guān)注 名家 行業(yè) 機構 大觀(guān) 圖片 視頻

關(guān)注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chǎng) 評論 軼聞

藝術(shù)當隨時(shí)代,時(shí)代誕生藝術(shù)家

來(lái)源:中國藝術(shù)資訊網(wǎng) 作者:海東 人氣: 發(fā)布時(shí)間:2021-10-20

  藝術(shù)當隨時(shí)代,時(shí)代誕生藝術(shù)家

  文/人民美術(shù)出版社 黃貞

  縱觀(guān)中外藝術(shù)史,不難發(fā)現“筆墨當隨時(shí)代”是古往今來(lái)有成就的藝術(shù)家共同特點(diǎn)。一些具有影響力的藝術(shù)家與作品的出現,總能引發(fā)人們關(guān)于時(shí)代與藝術(shù)的思考。無(wú)論風(fēng)格如何不同,藝術(shù)家的作品總是鐫刻著(zhù)時(shí)代深深的烙印,如同一滴水反射出太陽(yáng)的光輝。細數古今中外的繪畫(huà)藝術(shù)家,更是能從中看到藝術(shù)家在創(chuàng )作中,受時(shí)代熏染的獨特影響。

  歷史影響的名家

  北宋時(shí)期著(zhù)名畫(huà)家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就是其中的代表,也是國寶存世精品中國十大傳世名畫(huà)之一,現存北京故宮博物院。

  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局部

  這幅絹本設色作品以長(cháng)卷形式長(cháng)528厘米,寬24.8厘米,采用散點(diǎn)透視構圖法,畫(huà)面宏偉壯闊,筆法嚴謹精細,全卷共有人物1640多人,200多頭牲畜,船只、車(chē)轎各20余。通過(guò)對清明節時(shí)北宋都城汴梁(開(kāi)封)以虹橋為中心的汴河兩岸的世俗生活場(chǎng)景的描繪,記錄了中國十二世紀北宋都城汴京的城市面貌和當時(shí)社會(huì )各階層人民的生活狀況,是北宋時(shí)期都城汴京當年繁榮的見(jiàn)證,也是北宋城市經(jīng)濟情況的寫(xiě)照,極具歷史價(jià)值和藝術(shù)價(jià)值,在中國繪畫(huà)史上有著(zhù)獨一無(wú)二的地位。

  徐悲鴻的油畫(huà)《徯我后》

  1931年那是一年我國國難深重,日本帝國主義發(fā)動(dòng)“九一八事變”入侵東北三省的時(shí)刻。面對國破家亡,徐悲鴻拿起畫(huà)筆控訴日本的侵略行徑,徐悲鴻構思創(chuàng )作巨幅油畫(huà)《徯我后》230cm/318cm。畫(huà)中共有十六個(gè)人物,每個(gè)均有真人般大小。畫(huà)面描繪了一群窮苦百姓在翹首遙望遠方的場(chǎng)景:大地干裂,樹(shù)木干枯,莊稼焦萎,瘦弱的牛精疲力竭地低垂著(zhù)頭舔舐土地,百姓們的眼里燃燒著(zhù)焦灼的期待,盼望著(zhù)勝利的到了。

  《流民圖》是蔣兆和一幅里程碑式的宏篇巨作,堪稱(chēng)20世紀中國現代水墨人物畫(huà)階段發(fā)展的高峰!读髅駡D》縱200厘米,橫2700厘米的長(cháng)卷,塑造了一百多個(gè)無(wú)家可歸、四處流浪,處于社會(huì )底層的勞苦大眾。全畫(huà)卷以一片瓦礫為背景,刻畫(huà)了深受戰爭災難之苦的難民,描繪了老百姓流離失所的慘狀,記錄著(zhù)日本侵略者給中華民族帶來(lái)深重的災難。全畫(huà)通過(guò)對難民形象的深入描繪,刻畫(huà)出了比文字更有震撼力的時(shí)代特征,具有深沉的悲劇意識、博大的人道主義精神與史詩(shī)般的撼人力量。

  蔣兆和的《流民圖》局部

  《流民圖》的價(jià)值不僅在其精神,而且在藝術(shù)上的突破,蔣兆和融合了中國畫(huà)的線(xiàn)描和西畫(huà)明暗的表現手法,使中國人物畫(huà)在寫(xiě)實(shí)技巧上達到了高度,成為繼徐悲鴻之后又一位杰出的中國現代人物畫(huà)家。如果說(shuō)主題思想是文藝作品的靈魂,那么可以說(shuō),《流民圖》的創(chuàng )作意義更加深遠。

  世界影響的巨匠

  在國外的藝術(shù)史中,藝術(shù)緊跟隨時(shí)代的步伐也比比皆是。文藝復興運動(dòng)發(fā)生于14--17世紀的歐洲,它發(fā)源于意大利,然后在西歐各國得到廣泛傳播和高度發(fā)展。16世紀是意大利文藝復興特別繁榮的時(shí)期,產(chǎn)生了三位偉大的藝術(shù)家:達·芬奇、米開(kāi)朗琪羅和拉斐爾。達芬奇的肖像畫(huà)《蒙娜麗莎》被譽(yù)為世界美術(shù)杰作之冠;拉斐爾的《椅上的圣母》美麗、典雅,《雅典學(xué)派》構圖、形象都達到完美的極致;米開(kāi)朗基羅的代表作《大衛》、《創(chuàng )世紀》。至今為止,沒(méi)有任何藝術(shù)運動(dòng)可以像意大利文藝復興運動(dòng)一樣,產(chǎn)生過(guò)那么多無(wú)數的藝術(shù)家,留給后世如此深遠,將文藝復興推向了巔峰,是人類(lèi)最偉大的、進(jìn)步的、影響深遠的變革。

  達芬奇的《蒙娜麗莎》

  18世紀歐美地區發(fā)生了一場(chǎng)思想及文化運動(dòng),法國在這段時(shí)期也經(jīng)歷了一個(gè)史詩(shī)式的轉變,出現了法國大革命,是世界近代史上規模最大,最徹底的革命,它摧毀了法國的君主專(zhuān)制制度,震撼了整個(gè)歐洲大陸的封建秩序,傳播了自由民主的進(jìn)步思想,在世界歷史上產(chǎn)生了深遠的影響。

  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導人民》

  《自由引導人民》這幅油畫(huà)就是法國大革命時(shí)期發(fā)生的真實(shí)事件,它是法國著(zhù)名畫(huà)家浪漫主義代表人物德拉克洛瓦的經(jīng)典之作,描繪出當時(shí)巴黎民眾走上街頭,與國王的士兵進(jìn)行悲壯斗爭的史實(shí)。這幅油畫(huà)氣勢宏大,顏色豐富,有很強的張力,畫(huà)面的主體為一個(gè)戴著(zhù)弗里吉亞無(wú)邊便帽的年輕女性,她的右手高高舉起,手中握著(zhù)的是一面紅色、白色、藍色三色旗。她即是克拉拉·萊辛,又象征著(zhù)自由女神,穿著(zhù)一件黃色的連衣裙,腰部系著(zhù)一條腰帶、袒露雙乳,急速向前奔跑,表現了為自由全民參戰的情景,寄托了國家的革命感情和對英雄氣概的向往。恰如其分地表現了現代社會(huì )最核心的政治主題,自由與民主,紀念那些在七月革命中冒著(zhù)生命危險的人

  在反法西斯戰爭中《格爾尼卡》堪稱(chēng)繪畫(huà)界中的反法西斯宣言,是西班牙著(zhù)名畫(huà)家畢加索于1937年創(chuàng )作的,F在這幅畫(huà)的復制品掛在了聯(lián)合國安理會(huì )會(huì )議大廳的入口處,以此表達聯(lián)合國安理會(huì )維護世界和平的決心。

  畢加索的《格爾尼卡》

  1936年西班牙爆發(fā)內戰,1937年4月26日,德軍轟炸了位于西班牙北部的格爾尼卡小鎮,由于城中的年輕男子大都走上了前線(xiàn),受傷遇難的多為婦女兒童,格爾尼卡則被夷為平地。畢加索從報紙上得知這一消息后,立刻決定為這一事件創(chuàng )作一幅作品,以此控訴法西斯毫無(wú)人性的暴行,表達對祖國犧牲人民的哀痛。這幅畫(huà)中,畢加索運用立體主義和超現實(shí)主義的風(fēng)格,采用了多種風(fēng)格與手法,以半寫(xiě)實(shí)的、立體主義的、寓意的和象征的形象,把法西斯暴行的場(chǎng)面揭露出來(lái)!陡駹柲峥ā纷髌返漠(huà)面由黑白灰三色組成,全畫(huà)充滿(mǎn)著(zhù)悲劇氣氛。所有形象是超越時(shí)空的,并蘊含著(zhù)憤懣的抗議聲。畫(huà)面描繪了六個(gè)人物形象,兩個(gè)動(dòng)物形象。在最左端有一個(gè)嚎啕大哭的女人,她的懷里抱著(zhù)已經(jīng)死去的孩子;畫(huà)面下方躺著(zhù)一位男人,他的軀體在馬蹄下支離破碎,右手卻還緊緊握著(zhù)一把匕首,象征著(zhù)保家衛國的戰士。畫(huà)面的右邊有一個(gè)正在被烈火吞噬的女人,還有一個(gè)女人正在拼命逃跑,從門(mén)里探出頭的這個(gè)女人手里還舉著(zhù)一個(gè)象征光明的燈燭。以至于一條腿被遠遠落在了后面,她們都是在戰火中受苦的人民。揭露了納粹對西班牙小鎮格爾尼卡無(wú)辜平民的轟炸,反映出戰爭帶給人類(lèi)的深重災難和人們對和平的渴望!陡駹柲峥ā返恼Q生是時(shí)代和畫(huà)家融合一件具有劃時(shí)代意義獨特歷史背景的杰作。經(jīng)典的藝術(shù)作品是永恒的,歷經(jīng)百年的沉淀檢驗,依舊光彩熠熠。西班牙內戰及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是畢加索內心永遠的痛,也是全人類(lèi)的一場(chǎng)浩劫。作為一名極具正義感的畫(huà)家,他用畫(huà)筆去戰斗,為時(shí)代留下了具有影響力的作品。

  當今時(shí)代的畫(huà)家

  當今時(shí)代,戰爭已成歷史,世界趨向和平。但,意想不到的災難依然會(huì )改變許多人的生活。“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大蔓延”“7·20鄭州極值暴雨”等,都在當下給人們留下深深的烙印。 一個(gè)有著(zhù)敏銳藝術(shù)感知能力的畫(huà)家會(huì )被那些觸動(dòng)他心靈的時(shí)刻所感動(dòng)、為那些時(shí)代的“弄潮兒”去創(chuàng )作。藝術(shù)家與時(shí)代同步,用細膩、敏銳的眼光,感知、感恩這個(gè)時(shí)代,創(chuàng )作了大量感人的作品。他用6年時(shí)間從“紫荊”“脊梁”到“百年輝煌”三大事件、三大展覽,創(chuàng )作人物肖像200多幅,這不僅是畫(huà)家當隨時(shí)代的作品,也是受時(shí)代影響的創(chuàng )作。他就是為英雄立傳、為時(shí)代畫(huà)像的當今知名油畫(huà)家——馬剛。

  從2015到2021六年間,三場(chǎng)大展巡回于香港、北京、河南,200多幅肖像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向觀(guān)眾匯報,是藝術(shù)家馬剛向社會(huì )交出的“答卷”。2017年8月,為紀念香港回歸20周年創(chuàng )作的《紫荊綻放》——馬剛畫(huà)筆下的香港風(fēng)云人物展”在河南省藝術(shù)中心舉行。當董建華、饒宗頤、霍英東、邵逸夫、李嘉誠等這些影響了香港一個(gè)時(shí)代,親歷了香港回歸二十年繁榮發(fā)展的弄潮者以油畫(huà)人物的形象出現在河南觀(guān)眾的眼前,大家被這些栩栩如生、散發(fā)著(zhù)個(gè)人氣質(zhì)和獨特思想光華的人物肖像震驚了。2017年12月,在香港成功舉辦,同樣大受歡迎、好評如潮。一個(gè)河南藝術(shù)家,就這樣憑借著(zhù)敏銳的藝術(shù)思考和實(shí)踐,把中原文化的藝術(shù)之風(fēng),吹到了香江、刮到了維多利亞港。

  香港國學(xué)大師 饒宗頤

  2019年10月新中國成立70周年,《致敬,中國脊梁》——馬剛畫(huà)筆下的杰出科學(xué)家肖像藝術(shù)展”在北京人民日報社神州書(shū)畫(huà)院展出,吸引了社會(huì )各界觀(guān)眾紛至沓來(lái),展覽廣受好評、先后被百家媒體報道。人民日報社神州書(shū)畫(huà)院院長(cháng)劉君慧在展覽開(kāi)幕式上坦言:“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眾多展覽中,馬剛是唯一一個(gè)為70位科學(xué)家畫(huà)像的畫(huà)家,也是第一位走進(jìn)人民日報社舉辦個(gè)人展覽的河南畫(huà)家。神州書(shū)畫(huà)院作為代表人民日報社的藝術(shù)機構,肩負的使命就是弘揚、繼承、傳承具有時(shí)代意義的藝術(shù)作品,用藝術(shù)和美為社會(huì )無(wú)私的奉獻者譜寫(xiě)的贊歌。”馬剛用畫(huà)筆記錄科學(xué)家,就是記錄偉大的時(shí)代。這里展出的有中國“導彈之父”錢(qián)學(xué)森、中國“氫彈之父’于敏、中國著(zhù)名核物理學(xué)家鄧稼先、中國探月總設計師孫家棟、中國衛星專(zhuān)家王希季等等。在展覽現場(chǎng)“兩彈一星”元勛黃緯祿的女兒黃道群說(shuō);“馬剛把父親畫(huà)‘活’了,看著(zhù)父親的眼睛,感覺(jué)可以和他進(jìn)行心靈的對話(huà)”。“兩彈一星”元勛程開(kāi)甲之女程漱玉在現場(chǎng)說(shuō):“我到這里看到很多人的肖像,一眼都能認出來(lái),就是那個(gè)模樣,那神態(tài)、眼神、氣質(zhì),畫(huà)的太像了,我很少能看到這樣傳神的藝術(shù)作品,做到這樣不容易。”為了讓大家銘記為國家發(fā)展做出貢獻的科學(xué)家,馬剛得到了觀(guān)眾的認可。

  “兩彈一星”元勛 于 敏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fā)以來(lái),馬剛為抗疫前線(xiàn)奔忙的各行各業(yè)人和事深深被感動(dòng)。”他拿起畫(huà)筆,為鐘南山、陳薇、張伯禮、李蘭娟等一批抗疫英雄人物創(chuàng )作肖像,還有感動(dòng)他的醫護人員和快遞小哥等。馬剛說(shuō):”他們在前線(xiàn)的行動(dòng),每天讓我感動(dòng),因為感動(dòng),讓我起畫(huà)筆來(lái)行動(dòng)。“多么樸實(shí)的語(yǔ)言,看到他畫(huà)的疫情系列作品,由衷為他點(diǎn)贊。2020年10月,馬剛的“抗疫英雄人物”作品被邀請在中央黨校展出,受到了領(lǐng)導和業(yè)內專(zhuān)家的好評,被人民日報等全國百家媒體報道。發(fā)揚抗疫精神,謳歌時(shí)代楷模——這是馬剛作為一個(gè)藝術(shù)家在時(shí)代浪潮里擔當,他傾注心血與思考的作品,得到了贊揚,也表明了畫(huà)家的精神品格,充分體現出一個(gè)畫(huà)家應有的藝術(shù)風(fēng)范。

  防疫前線(xiàn)的人員

  為迎接中國共產(chǎn)黨建黨一百周年,2021年5月22日,《百年輝煌》——馬剛畫(huà)筆下的100位卓越共產(chǎn)黨人肖像藝術(shù)全國首展”在北京人民日報社神州書(shū)畫(huà)院成功舉辦。這是馬剛繼2019年“致敬:中國脊梁——馬剛畫(huà)筆下的70位科學(xué)家肖像展”之后,第二次在北京人民日報社神州書(shū)畫(huà)院舉辦的專(zhuān)題作品展。

  本次活動(dòng)是由人民日報社、河南省委宣傳部等單位聯(lián)合主辦,來(lái)自人民日報社、中央文史研究館、中共中央黨校、國家發(fā)改委信息中心、河南省委宣傳部、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廳、河南日報報業(yè)集團、鄭州日報報業(yè)集團、時(shí)代悲鴻(北京)文化藝術(shù)中心的領(lǐng)導同志和革命家后代、兩彈一星元勛后人參加了開(kāi)幕式。

  著(zhù)名油畫(huà)家馬剛飽含愛(ài)黨深情,緊扣黨史百年主線(xiàn),創(chuàng )作了100位卓越共產(chǎn)黨人藝術(shù)肖像。展覽分為五個(gè)篇章:領(lǐng)袖風(fēng)范、 革命先驅、開(kāi)國將帥、科技巨擘、時(shí)代楷模。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在一百年的非凡奮斗歷程中,一代又一代中國共產(chǎn)黨人頑強拼搏、不懈奮斗,涌現了一大批視死如歸的革命烈士、一大批頑強奮斗的英雄人物、一大批忘我奉獻的先進(jìn)模范,形成了一系列偉大精神,構筑起了中國共產(chǎn)黨人的精神譜系。

  瞿秋白肖像

  人民日報社辦公廳主任鄭劍在講話(huà)中說(shuō):“馬剛是來(lái)自中原大地,之前的畫(huà)風(fēng)并非如此。經(jīng)過(guò)多年的磨煉后,他的創(chuàng )作主題和格局發(fā)都生了很大的變化。如今,他的畫(huà)完全沒(méi)有了過(guò)去的拘謹,主題也變到了禮贊英雄和先賢、禮贊祖國和人民、禮贊時(shí)代和生活上來(lái)。馬剛是一個(gè)滿(mǎn)懷理想,具有家國情懷的專(zhuān)業(yè)畫(huà)家。”

  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趙德潤先生在開(kāi)幕式上講:“馬剛在藝術(shù)上的顯著(zhù)特點(diǎn),就是追求寫(xiě)實(shí)傳神兼備,因此他筆下的人物總是那樣栩栩如生。馬剛以深厚的藝術(shù)功底,充分運用多種繪畫(huà)技法,對每一幅人物畫(huà)的重要細節進(jìn)行恰到好處的虛實(shí)處理,力求深刻反映人物的個(gè)性特質(zhì)和精神風(fēng)貌。

  開(kāi)國大將張云逸之孫張曉龍在發(fā)言時(shí)動(dòng)情地說(shuō):“在這次活動(dòng)開(kāi)始之前,我垂立在祖父張云逸的畫(huà)像前端詳了許久,仿佛感到我們祖孫之間在用眼睛交流著(zhù)。馬剛先生用畫(huà)筆生動(dòng)的表現了我祖父的形象,把我祖父對黨、對人民、對革命事業(yè)的忠誠,以及對親人的慈祥刻畫(huà)的如此深刻,讓我感慨萬(wàn)千。

  “兩彈一星”元勛 鄧稼先

  兩彈一星元勛鄧稼先之子鄧志平參加這次畫(huà)展時(shí)表示:“感謝馬剛先生把我父親作為100名卓越共產(chǎn)黨人之一進(jìn)行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看到我父親的藝術(shù)肖像,讓我重新看到了父親的音容笑貌,想起了父親辛勤工作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

  對于觀(guān)展一些好評馬剛卻很淡然,他說(shuō):我只是把我感動(dòng)的人用畫(huà)筆表現出來(lái),讓國人銘記他們的事跡與精神,讓正能量永遠傳遞,為中國共產(chǎn)黨建黨100周年獻上禮。

  馬剛在集中精力創(chuàng )作三場(chǎng)大展之外,隨時(shí)發(fā)生的社會(huì )事件也激發(fā)著(zhù)馬剛的創(chuàng )作靈感。尤其是今年720鄭州百年不遇的大洪水,面對鄭州遭受極端強降雨天氣,單日、單小時(shí)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道路損毀、人員被困,然而,正是在這種危機時(shí)刻,民警、醫生、司機、普通職工等等平凡英雄不約而同挺身而出,對水流中的陌生人舍命相救。湍急的水流中接力用塑料桶轉移受困兒童、齊心協(xié)力拉住快被洪水沖跑的路人、站在齊腰的水中指揮交通的警察……為了記錄這些無(wú)數人終身難忘的感人瞬間,畫(huà)家馬剛連日來(lái)創(chuàng )作了十余幅“平凡英雄”系列畫(huà)作,用筆墨定格凡人英雄的偉大事跡,給人精神的洗禮和熏陶。馬剛說(shuō):“在那些危急時(shí)刻,一件件感人的事跡,令我每次敬佩不已,一位位施以援手的平凡路人,就是人民的英雄,平凡的英雄最讓人感動(dòng)!他們的事跡和精神值得被書(shū)寫(xiě)、被銘記!”

  “720鄭州”水中搶救的兒童

  “720鄭州”陌生人舍命相救

  一個(gè)時(shí)代有一個(gè)時(shí)代的藝術(shù)家,一個(gè)時(shí)代有一個(gè)時(shí)代的精神。一個(gè)與眾不同的畫(huà)家,他的作品總有著(zhù)對時(shí)代最關(guān)切的回應——馬剛在2015年到2021年,用“紫荊”“脊梁”到“百年輝煌”三大展覽,和“新冠疫情”、“7·20極值暴雨”中的創(chuàng )作,展示著(zhù)他對時(shí)代的理解和回應。

  馬剛站在時(shí)代的前沿,將自己的愛(ài)國情懷落實(shí)在畫(huà)筆上,不忘初心,牢記藝術(shù)家的使命,去創(chuàng )作感動(dòng)心靈的作品。面對時(shí)代的今天,令人敬佩、感動(dòng)不已。“新時(shí)代呼喚著(zhù)杰出的文學(xué)家、藝術(shù)家、理論家,文藝創(chuàng )作、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lián)碛袩o(wú)比廣闊的空間,要堅定文化自信、把握時(shí)代脈搏、聆聽(tīng)時(shí)代聲音,堅持與時(shí)代同步伐、以人民為中心、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lǐng)風(fēng)尚。”這正是要求我們從當代中國的偉大創(chuàng )造中發(fā)現創(chuàng )作的主題、捕捉創(chuàng )新的靈感,深刻反映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的歷史巨變,描繪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的精神圖譜,為時(shí)代畫(huà)像、為時(shí)代立傳、為時(shí)代明德。

責任編輯:海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