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資訊 關(guān)注 名家 行業(yè) 機構 大觀(guān) 圖片 視頻

觀(guān)點(diǎn)

旗下欄目: 觀(guān)點(diǎn) 征稿 鑒賞 招生

懂得七看才會(huì )鑒賞書(shū)法

來(lái)源:中國藝術(shù)資訊網(wǎng) 作者:King 人氣: 發(fā)布時(shí)間:2017-11-16

  南朝書(shū)法家王僧虔在《筆意贊》中說(shuō):“書(shū)之妙道,神采為上,形質(zhì)次之,兼之者方可紹于古人”。這說(shuō)出了書(shū)法鑒賞的精髓,強調了以形寫(xiě)神、形神兼備的書(shū)法審美觀(guān)念。在魯群看來(lái),書(shū)法鑒賞需要“七看”,即一看人品,二看內容,三看線(xiàn)條,四看間架,五看結構,六看章法,七看風(fēng)格。

  筋骨搭好才能抒意

  魯群認為,賞析書(shū)法要把握作品的宏觀(guān)特征,如氣勢、神采、布白,又要細微的觀(guān)察,如用筆、用墨、結構、線(xiàn)條等等。欣賞線(xiàn)條質(zhì)量,從中可以觀(guān)察出作者創(chuàng )作時(shí)的用筆、用墨及其筆法。其次是由線(xiàn)條點(diǎn)畫(huà)組合的漢字結構,藝術(shù)造型的意趣和哲理。第三是布白包括結字、行氣、章法。第四是神采,就是指書(shū)法的精神氣質(zhì)、格調風(fēng)韻。神采是作者精神境界的忠實(shí)記錄,與作者的情感、性格、修養密切相關(guān)。優(yōu)秀的書(shū)法作品必須是形美神足,形神兼備,欣賞者就是要領(lǐng)會(huì )體勢,捕捉神采。“在欣賞書(shū)法時(shí),可欣賞書(shū)法用筆的美、用墨的美、線(xiàn)條的美、結字的美、章法的美、乃至升華到書(shū)法想像的美,從而使精神達到愉快的感覺(jué)。如顏真卿楷書(shū)是向相美,用包圍的手法,顯示出博大、氣派,有‘大度能忍,忍天下能忍之事’的胸懷,故有學(xué)書(shū)必學(xué)顏的說(shuō)法。柳公權楷書(shū)是向背美,用放射的手法,顯示出緊奏、精巧,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感覺(jué)。這兩種截然相反的風(fēng)格,古人還是把它們聯(lián)系到一塊,故有‘顏筋柳骨’之說(shuō),展示出完全相反的藝術(shù)風(fēng)格。”

  在魯群眼中,一幅書(shū)法作品的好壞通常是從兩方面來(lái)看的。一是書(shū)法基本功。而書(shū)法中內涵的基本功如何,又是由以下兩點(diǎn)決定的:第一,看字體間架結構的基本功怎樣。寫(xiě)毛筆字,一個(gè)字的間架結構寫(xiě)不好,就有可能直接影響到字意,從而影響到書(shū)法的審美價(jià)值。一個(gè)字的間架搭好,這個(gè)字的字體也就確定了。真、草、隸、篆,不同字體有不同的間架結構。每個(gè)書(shū)法家在字體上求變,首先是在前人書(shū)體的間架結構上求變。李斯在史籀大篆字體的間架結構上求變,創(chuàng )造了小篆字體的間架結構;程邈在前人書(shū)體的間架結構上求變,而成隸書(shū)。王羲之也是在前人書(shū)體的間架結構上求變,而大成楷書(shū)、行書(shū)、草書(shū)。他書(shū)寫(xiě)的字體間架結構就非常美。后世的大多書(shū)法家都在他的間架結構上求變化,并形成了自己的風(fēng)格。一個(gè)用毛筆寫(xiě)字的人,連字最基本的間架結構都寫(xiě)不好,也就成不了書(shū)法家。真、草、隸、篆,每種字體都有自己的行筆的法則。行筆法則變了,字體也跟著(zhù)有所變化,也許新的、更好的、具有審美性的字體就產(chǎn)生了。我們賞析一幅書(shū)法的好壞一定要從每一筆的起筆、行筆、收筆去看,看起筆是否有力,行筆用力是否均勻流暢,在寫(xiě)點(diǎn)、橫、折、豎、勾、撇、捺、提等筆劃時(shí),是否符合這種字體的行筆法則,這些行筆法則都是前輩大書(shū)法家千錘百煉出來(lái)的。每個(gè)大書(shū)法家在行筆都有不同,但萬(wàn)變不離其宗的是其寫(xiě)的每一筆劃都有功力,都有審美價(jià)值。

  書(shū)法是人格的寫(xiě)照

  決定書(shū)法作品的好壞還有內涵的語(yǔ)言。書(shū)法語(yǔ)言包含以下四點(diǎn):

  其一,書(shū)法中是否有文學(xué)的內涵。好的書(shū)法作品不但每個(gè)字都體現著(zhù)該字的字意,而且通篇都反映出文章的含意。王羲之的書(shū)法作品《蘭亭序》通篇文字不但映射出字體的美,而且還反映著(zhù)文章的美,把文字的美和文章的美都內涵在書(shū)法作品中。蘇東坡的書(shū)法作品《赤壁賦》也是這樣。這些書(shū)法作品被稱(chēng)為“文人字”。我們看一件書(shū)法作品時(shí)常評曰:“這是文人字”、“這是書(shū)家字”、“這是匠人字”。這是由于寫(xiě)字人的文學(xué)水平不一樣,反映在字上,字中表現出的內涵就不一樣、所產(chǎn)生的感受也不一樣。讀好的書(shū)法作品給人的思想以馳騁的余地,讓人欣賞書(shū)法就像是在欣賞詩(shī)詞,因為書(shū)法本身就是思想的寫(xiě)照。讀文征明的書(shū)法作品就像讀田園詩(shī),會(huì )勾起對田園的聯(lián)想。讀毛澤東、郭沬若的書(shū)法作品也都會(huì )給人以詩(shī)詞的聯(lián)想。

  其二,書(shū)法作品中是否內涵音樂(lè )的韻律。好的書(shū)法作品中每個(gè)字的間架結構和字與字之間的結構都有音樂(lè )的韻律,譬如讀毛澤東的書(shū)法作品《沁園春·雪》就仿佛感到世界上最雄壯的交響樂(lè )在奏鳴。

  其三,書(shū)法中是否內涵著(zhù)畫(huà)的意境。“字畫(huà)本一體”,字乃抽象的畫(huà),好的書(shū)法作品充分展示著(zhù)畫(huà)的意境。

  其四,書(shū)法中內涵的勢態(tài)。書(shū)法中內涵的勢態(tài)包括大氣還是小氣,是瀟灑、飄逸還是拘謹,是格調高雅還是低俗,是厚重還是輕浮等。這些統統與書(shū)法家的品格有關(guān),俗話(huà)說(shuō)“字如其人”就是這個(gè)道理。毛澤東書(shū)法大氣磅礴,這是由大政治家的氣魄所決定的。王羲之的字瀟灑飄逸,顏真卿的字厚重,文征明的字格調高雅?傊,書(shū)法作品所涵蓋的豐富語(yǔ)言,從某一角度來(lái)說(shuō),應是書(shū)法家人格的寫(xiě)照。魯群認為,學(xué)會(huì )書(shū)法鑒賞必須要看前人大量的優(yōu)秀作品,從中不斷體悟才能提高。

責任編輯: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