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資訊 關(guān)注 名家 行業(yè) 機構 大觀(guān) 圖片 視頻

評論

旗下欄目: 聚焦 市場(chǎng) 評論 軼聞

陳華:心鑄山魂 傳承新時(shí)代太行精神

來(lái)源:中國藝術(shù)資訊網(wǎng) 作者:小龍 人氣: 發(fā)布時(shí)間:2022-01-03

陳 華

字夕白,號天龍,1952年生于山東省濰坊市,濰縣名門(mén)陳氏世家后裔。濰坊市博物館副研究員,中國水墨藝術(shù)研究院研究員,藝委會(huì )委員,山東省美協(xié)會(huì )員,濰坊市美協(xié)顧問(wèn),濰坊北海書(shū)畫(huà)院副院長(cháng)。

作品深得各界珍愛(ài),其應邀在深圳、澳門(mén)等地舉辦個(gè)展或聯(lián)展。

作品《黃山雄風(fēng)》《三月桃花分外香》等多幅作品被中南海收藏,《云卷千峰集》為六米長(cháng)卷,由人民大會(huì )堂收藏。

亦有數十幅作品在國內外刊物上發(fā)表,其履歷亦被《當代書(shū)畫(huà)篆刻大辭典》《中國當代文博專(zhuān)家志》《新中國美術(shù)家大典》等收錄,中國西苑文化藝術(shù)出版社出版《陳華畫(huà)集》《陳華精選集》等。

手機旋轉90°欣賞

山水長(cháng)卷《心鑄山魂》局部6500x145cm

手機歸位精彩繼續

創(chuàng )作隨筆

心鑄山魂

傳承新時(shí)代太行精神

文/陳華

近年來(lái)很多畫(huà)家以太行山為寫(xiě)生基地,太行山縱貫中華大地八百余里,重巖疊嶂、林泉掩映、氣勢磅礴,素有“太行天下脊”的美譽(yù),代表著(zhù)北方山水獨特的雄渾魅力。

我正是被太行山的渾樸、雄奇、險峻、勁峭所深深吸引,遂直面太行,體味物象,將萬(wàn)趣融神思,氣韻融筆端,觀(guān)天地之大道,研藝術(shù)之至理。

自習畫(huà)以來(lái),寫(xiě)生是我的必修課。每年有半年住在山里,太行的春夏秋冬給我不同的感受,激發(fā)新的創(chuàng )作靈感。我的“太行情結”漸次生發(fā)。

太行山寫(xiě)生

在山里寫(xiě)生可謂嘗盡人間百味。印象最深的一次寫(xiě)生是1978年濰坊群眾藝術(shù)館(今濰坊市文化館)組織的山水畫(huà)寫(xiě)生,周曉光老師帶隊,一共六位同志參加。寫(xiě)生長(cháng)達三個(gè)月,從濰坊出發(fā),由西向東到嶗山結束。

那個(gè)年代交通不方便,偶爾坐拖拉機、牛車(chē),大多是徒步。登蒙山之前,在蒙山招待所準備了干糧和一瓶韭花醬。到了山上,我們一起住在了一座小廟里。晚上沒(méi)有燈可以畫(huà)畫(huà),人早早睡下,清晨一見(jiàn)亮就外出寫(xiě)生。廟里自然也沒(méi)有床,我們用木枝和干草搭建了臨時(shí)可以坐下的地方,六個(gè)人靠墻坐睡。

軍用水壺是必備的,因為涼水可以喝也可以畫(huà)畫(huà)用。干糧根本不夠吃,每天只吃一頓飯,經(jīng)常畫(huà)著(zhù)畫(huà)著(zhù),肚子就開(kāi)始唱了。過(guò)了“十一”,山里漸冷。一日,準備下山返航之時(shí),我突然大汗淋漓,頭暈目眩,一步也走不動(dòng)了。

畫(huà)友們輪流背著(zhù)我走,好不容易在村里找到個(gè)小賣(mài)部,卻也唯有半斤花生糖。畫(huà)友們趕緊全買(mǎi)下給我吃。幾塊下肚,我才發(fā)現糖里都是小蟲(chóng)子。原來(lái),過(guò)期好久了。放在現在肯定是吃不下去的,然而那個(gè)年代,那些生了蟲(chóng)的花生糖卻救了我。

太行山寫(xiě)生

融入太行,畫(huà)出太行,很多事記憶猶新。2017年5月13日清早,我同洪春等學(xué)友一起往太行山桃花谷出發(fā)。為了減輕行囊分量,只背畫(huà)材和必需品,提神的茶水也只能背半杯。畫(huà)友們對我很照顧,幫我分擔了墨汁、馬扎等物料,一路高歌前行。

看著(zhù)大山的美景,我越走越興奮,不覺(jué)竟與畫(huà)友們走散了。既來(lái)之,則安之。我就用喝剩的小半杯紅茶水稀釋調色盤(pán)里干了的顏料,當即畫(huà)了起來(lái)。一畫(huà)就是四個(gè)半小時(shí),全然忘卻艷陽(yáng)高照。

天氣很熱,我口干舌燥幾次想把茶水喝掉,最終還是忍住堅持把畫(huà)完成。往日的“惜墨如金”變?yōu)榱?ldquo;清茶自珍”。那日完成的寫(xiě)生小品也被我珍藏起來(lái)。每次看到它,人就被帶回那個(gè)有味道的山里。

2020年,我去了三次太行山,12月20日是第三次。那個(gè)冬天是多年來(lái)少有的寒冬。我目的非常明確——創(chuàng )作一幅60米長(cháng)、1.5米寬的太行山春夏秋冬長(cháng)卷。

與畫(huà)友五人冒著(zhù)風(fēng)雪艱難入山,此時(shí)山里已是零下20多度,客棧早已沒(méi)有其他客人。主人對我們很熱情,準備了電熱毯、木柴和爐子。頭兩天房子全凍透了,水管破裂,晚上凍得實(shí)在睡不著(zhù)。早上出門(mén)發(fā)現瀑布早已變成冰川了,壯觀(guān)得讓人敬畏。

寫(xiě)生十余天,我們領(lǐng)略了太行的冰天雪地,直到把客棧里屯得小山一樣的木柴垛全都燒盡,才戀戀不舍離開(kāi)。身體雖苦心里樂(lè ),為了創(chuàng )作一切都值得。黃永玉先生有句話(huà),大概意思是一個(gè)人不受罪,不面臨死亡,成不了畫(huà)家。對此,我感同身受。

太行寫(xiě)生十余載,對它的情感愈來(lái)愈深。巍山雄姿,巖巒疊起,每每身臨其中,內心都會(huì )被山水之渾厚蒼茫深深打動(dòng)。在那里,人可以隨心開(kāi)壑、著(zhù)意寫(xiě)心。近年來(lái),我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上追求本乎自然的美感,希望作品在“離形得似”中趨近“象外之象,景外之景”的層面,“近而不浮,遠而不盡”筆墨意象的超然玄遠,以期達到“至大、至剛、至中、至正”的境界。

太行山寫(xiě)生

名家解讀

胸中富丘壑 腕底有鬼神

文/孫敬明

中國先秦史學(xué)會(huì )理事,中國殷商文化學(xué)會(huì )理事,山東省文物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委員,山東大學(xué)、煙臺大學(xué)兼職教授 碩士生導師,山東省博物館特聘研究員,濰坊市博物館資深研究員。

今日人文昌明,濰上書(shū)畫(huà),蔚為鴻業(yè),揚前代之風(fēng)流,創(chuàng )佳妙于方來(lái)。欣見(jiàn)翰墨丹青,高手如林,而能傳承山水畫(huà)業(yè)者,亦多得其人,可稱(chēng)數者,山水畫(huà)家陳華便是其中一位。

陳華對藝術(shù)的追求,可謂如醉似癡,數十年如一日,不計寒暑,不舍晝夜。藝術(shù)的根本來(lái)源于現實(shí),古人講究“讀萬(wàn)卷書(shū),行萬(wàn)里路”,其宗旨則在于突出理論與實(shí)踐的契合。關(guān)于此種境界與要求,不惟對于治傳統學(xué)問(wèn),對于從事山水畫(huà)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而言則尤為重要。陳華遵循傳統的法度要求,少年堅持野外寫(xiě)生,壯年則得游歷天下名山大川,江河湖海,逐流溯源,千古名勝,拈來(lái)畫(huà)筆。并且注重各地風(fēng)光景物的四時(shí)變化,以不同節令而參訪(fǎng)游觀(guān),自能得其萬(wàn)般靈妙。

觀(guān)陳華于骨法用筆,有其獨到之處,其所作嶙峋峭拔、群峰崔嵬之山,筆下勒線(xiàn)饒有宋人馬遠的韻致;而于綿延無(wú)盡之丘山,揮毫落墨則極似李營(yíng)丘之宗法。古人講究的若干皴法,其運用則在于綜合與變化,即交替使用,相映生輝。還講求濃淡干濕、沉雄老辣與清新典雅,如何用至化境,則在于藝術(shù)家的綜合修養,其不惟筆墨一事。作畫(huà)容易,成畫(huà)家難,而畫(huà)家自成面目,獨創(chuàng )出自己的筆墨語(yǔ)言,或謂之獨特的藝術(shù)個(gè)性則就更為艱難。而陳華所追求的則正在于逐漸培養創(chuàng )造出具有個(gè)性的藝術(shù)表現形式。

陳華有極強的色彩感觸,讀其畫(huà)作既不是滿(mǎn)紙敷彩的青綠,亦非素墨點(diǎn)染,而是以有限色元素協(xié)調面與線(xiàn)的關(guān)系,達到一種典雅逸致的完美境界。

陳華不僅畫(huà)路寬闊,而且謀篇布局極具氣勢,所作巨幅橫過(guò)十數米,縱則近兩米。凡此鴻篇巨制如不具備深厚的藝術(shù)造詣和充沛的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力是很難以奏效的。觀(guān)其巨制群峰崢嶸,直入云霄,松柏蓊郁,綿延天外。近見(jiàn)飛瀑出巖壁而直下深潭,遠望峰岫隱流云則曠視無(wú)涯。青黛赭朱,翠微煙霞,滿(mǎn)篇盈溢,神韻飛動(dòng)。古人論畫(huà),格調高古者,謂之有“煙霞之氣”,而此“煙霞”之謂,即俗間所謂神仙氣象。讀此畫(huà)作,仿佛置身世外,離夢(mèng)超塵,使人心靈凈化,漸入“無(wú)我”之境。

陳華用墨,得其水、力與速度之眾妙,取其潤者自能酣暢淋漓,或浸潤如玉肌冰瑩。得乎焦者,則是濃墨枯筆、雄風(fēng)揮落,自有刀斧皴法之致。一幅之中焦、潤相映,硬者如鐵石,而潤則似水綿,經(jīng)由距離參差之比,故濟生出無(wú)限夸張之美感。

陳華之佳作,堪當濰上千百年書(shū)畫(huà)藝術(shù)聯(lián)綿傳延、積淀發(fā)展和創(chuàng )新自樹(shù)之典型,誠乃“濰縣畫(huà)派”之翹楚。

太行山寫(xiě)生

現代語(yǔ)境中的山水想象

文/徐恩存

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清華大學(xué)吳冠中藝術(shù)中心研究員,南開(kāi)大學(xué)博士研究生論文答辯評委,著(zhù)名美術(shù)評論家。

閱讀山水畫(huà)家陳華的作品,最強烈的印象是畫(huà)家對“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悉心領(lǐng)悟與實(shí)踐,以及對自我藝術(shù)的不斷超越——變自然的山水為心中的山水,使詩(shī)意情調更為濃烈,思理醇厚而達觀(guān),技法嫻熟而豐富多變,筆墨也更為清澄純凈,使其畫(huà)面意象之間始終有一種空靈飄逸之充盈彌散。特別是其山水畫(huà)融匯了傳統的人文情懷和山水情致,創(chuàng )造了想象空間,注意審美意象的營(yíng)造和寫(xiě)意風(fēng)神的轉換,使作品獲得獨特的美學(xué)氣象,標志著(zhù)畫(huà)家藝術(shù)風(fēng)格的成熟與老到。

顯然,陳華山水作品在整體上之所以達到較高的情境與情致,且具有相當的美學(xué)意蘊,在于他所確定的審美目標——韻外之致、味外之旨,以及言有盡而意無(wú)窮、空靈含蓄與由此生發(fā)的格調、韻致;其作品因而具有深意而難以言詮與破解,留給我們的則是審美再創(chuàng )造的余地和二度想象與思維延伸的空間。

譬如其作品《萬(wàn)山紅遍》《涵蘊萬(wàn)象》《巖壑瑞雪》《云山沐春》等,都印證了上述美學(xué)思想,得以在寫(xiě)景狀物、抒情達意、審美想象、詩(shī)性思維等方面表現出個(gè)性特色。陳華從現實(shí)的自然山水中,選取并篩選和加工提取藝術(shù)意象,通過(guò)感性生動(dòng)的生命意象,表達自己的審美理想、詩(shī)性智慧和藝術(shù)想象;顯然,畫(huà)家善于發(fā)散思維與想象,將現實(shí)感的想象觸角向傳統延伸,用以體現山水畫(huà)傳統的延續性和深層的文化功能。

自然韻致與生命情調開(kāi)啟了陳華的神思和悟性,也滋潤了畫(huà)家作品的結構與筆墨。愈至晚近,陳華的作品愈益顯示出主體想象的空靈與譎奇,審美體驗更為精微和靈動(dòng),更富有人文情懷和詩(shī)意情趣,尤其是審美傳達的藝術(shù)形式和技法更為嫻熟與精湛。

陳華自幼得鄉賢徐培基、郭味蕖、于希寧、陳壽榮、郭子宣先生諸丹青巨匠之霑溉,心摹手追,尋根問(wèn)道。因此,在陳華山水作品面前,我們觀(guān)賞的不僅是自然山水,更是山水作品背后的歷史與文化、詩(shī)情與哲思。他對于山水藝術(shù)精神的守望,使他的作品得以延伸到更高的審美境界;他不斷超越自我,他的藝術(shù)亦因此充滿(mǎn)生命活力和激情。

我們可以如此評價(jià)陳華作品,是藝術(shù)心靈的驚鴻一瞥,是尋求藝術(shù)本質(zhì)精神的永恒審美印象。因為,他不倦地追尋著(zhù)歷史和現實(shí)的詩(shī)意與美感、夢(mèng)想與渴望。

畫(huà)都沙龍“心鑄山魂——陳華山水品鑒會(huì )”現場(chǎng)

陳華在畫(huà)都沙龍“心鑄山魂——陳華山水品鑒會(huì )”

畫(huà)都沙龍

山之魂 水之魄

劉燕 整理

日前,畫(huà)都沙龍活動(dòng)在濰坊日報社記者驛站啟動(dòng),首期“心鑄山魂——陳華山水品鑒會(huì )”上,嘉賓們圍繞陳華其人其畫(huà)其事各抒己見(jiàn),暢所欲言。

濰坊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顧問(wèn)齊魯濱、陳崗擔任主講嘉賓。濰坊書(shū)畫(huà)界、收藏界文化名家王居明、周赤舟、韓子夫、曹紅軍、陳乃磊、郭強、趙篤珍、張維平、張子剛、孟永勝、徐魯白、段孝敏、李國強、趙偉東、于偉建、戴曰禮、戴哈安、王永一、楊洪春、李乃祥等參加了品鑒會(huì )。

丁漢邦:濰坊市技師學(xué)院院長(cháng)

德藝雙馨 熱心公益

濰坊是一個(gè)文化重鎮,每年都會(huì )舉辦一系列中國頂尖的藝術(shù)文化活動(dòng)等,形式多樣的書(shū)畫(huà)展更綿延不斷,這些都是中國畫(huà)都最好的藝術(shù)成就。我們有大批濰坊籍畫(huà)家遍布全國各地,濰坊本土也有大批藝術(shù)家在辛勤耕耘。

在本地藝術(shù)家中,陳華是極具代表性的。他基本功扎實(shí),傳統藝術(shù)底蘊深厚,并能在不同的年代不斷突破自我,實(shí)現藝術(shù)的升華。陳華善于畫(huà)大畫(huà),一幅山水畫(huà)掛二三十年都不過(guò)時(shí),大氣磅礴,筆墨蒼勁。他的作品有著(zhù)屬于自己的藝術(shù)語(yǔ)言,在用墨、用筆、用色上,既有守正傳承,又有大膽創(chuàng )新,還充滿(mǎn)了時(shí)代氣息,雅俗共賞。

陳華每年堅持去太行山寫(xiě)生,領(lǐng)略太行的春夏秋冬,不斷向大自然學(xué)習、汲取藝術(shù)營(yíng)養,提升繪畫(huà)水平。陳華為人友善、心地善良,熱心公益,德藝雙馨,這不僅體現了藝術(shù)家的情懷,也從側面體現出了濰坊藝術(shù)家的正能量,受到大家的尊敬。

王居明:中國國家畫(huà)院研究員、濰坊市美協(xié)主席

心胸如畫(huà) 一片光明

“藝術(shù)從生活中來(lái),又到生活中去”。近年來(lái),陳華多次深入太行山,十日一山,五日一水,朝夕流連,鎮日晤對。攬天地之精魄,察山川之靈脈,與古人為徒,以自然為師,勇猛精進(jìn),令人尊仰。

陳華心鑄山魂,善于畫(huà)大畫(huà),其藝術(shù)水平、藝術(shù)價(jià)值有目共睹。陳華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畫(huà)如此大氣的畫(huà),與他個(gè)人的品格密不可分。陳華為人謙虛,每談起其他畫(huà)家都會(huì )講出許多優(yōu)點(diǎn)以及值得大家學(xué)習的地方。他認為每名畫(huà)家都是獨一無(wú)二的,都具有閃光點(diǎn),他始終抱著(zhù)謙虛、學(xué)習的心態(tài),正是這種心態(tài)讓他的藝術(shù)道路越走越遠,越走越寬。

陳華是藝術(shù)家們學(xué)習的榜樣,雖然他取得了一定成就,但他不斷學(xué)習借鑒他人的經(jīng)驗,不斷創(chuàng )新,不斷突破自我。陳華在創(chuàng )作上兢兢業(yè)業(yè),深冬時(shí)節,深入太行山寫(xiě)生,大雪封山,他躲在深山小屋里,把農家中的“木頭山”燒完取暖,只為畫(huà)好心中的大山。

這些年來(lái),陳華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著(zhù)藝術(shù),從不炫耀自己的成就,還始終懷著(zhù)一顆感恩之心,畫(huà)作也具有正能量。陳華雖然經(jīng)歷了各種磨難,但從來(lái)沒(méi)有抱怨過(guò),他內心充滿(mǎn)了陽(yáng)光,在陽(yáng)光下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畫(huà)家更具有藝術(shù)氣息。

周赤舟:濰坊市美協(xié)顧問(wèn)、油畫(huà)家

不拘一格 打破傳統

陳華筆下的山水巍山雄姿,層巒疊嶂,每每欣賞都給人撲面而來(lái)的感覺(jué),筆墨之間洋溢著(zhù)蒼茫雄渾之氣。通過(guò)他的畫(huà)就能看出這是一位心胸豁達,善于包容,做大事,行大道的藝術(shù)家。落筆處隨心開(kāi)壑、著(zhù)意寫(xiě)心,追求天地往來(lái)的大境界、大氣象,從而折射出精神氣度與胸襟之美。

陳華歷經(jīng)60年的藝術(shù)磨煉,不拘一格,打破傳統,走出了屬于自己既有傳統又有創(chuàng )新的格局。他走遍祖國東西南北之山川,將萬(wàn)物收入筆下,神韻飛動(dòng),讓人身臨其境。細細琢磨,陳華的山水畫(huà)既有滿(mǎn)紙敷彩的青綠,也有素墨點(diǎn)染,兩種元素和諧共存,達到一種典雅逸致的完美境界。

陳華不僅有丹青精神,為人也十分低調謙虛,圈內好友眾多。他善于學(xué)習,特別是面對別人對自己的點(diǎn)評時(shí),都積極吸取,仔細揣摩,用于日常創(chuàng )作之中,這也是他能成功的一個(gè)重要原因。他的這種精神也鼓舞著(zhù)濰坊的各位藝術(shù)家,為濰坊文化盡力,為中國畫(huà)都、金石之都兩塊藝術(shù)豐碑添磚加瓦。

齊魯濱:濰坊學(xué)院美術(shù)學(xué)院教授、著(zhù)名學(xué)者、藝術(shù)評論家

入老出新 純臻老辣

陳華美術(shù)館在十笏園文化街區于希寧美術(shù)館和濰坊市美術(shù)館附近。前段時(shí)間,受邀前往,真是窗明幾凈,紙墨筆硯皆精良,滿(mǎn)目琳瑯,環(huán)壁生輝。佳作目不暇接,腕底入古出新,令人刮目相看。

濰坊是中國畫(huà)都,藝術(shù)人才輩出,文脈延綿不斷,而陳華是老濰縣世家陳氏后裔,從小生活在書(shū)畫(huà)之鄉,對中國山水藝術(shù)有著(zhù)深刻而獨特的認知,加之后天的不懈努力,積數十年功到垂成,早已成為蜚聲內外、受人尊敬、造詣深厚的畫(huà)壇名家。作為活躍在我們這個(gè)城市的文化生活中并有著(zhù)巨大影響或不凡業(yè)績(jì)的標桿性藝術(shù)家而言,稱(chēng)他為畫(huà)都濰坊的“文化英雄”也恰如其分,實(shí)至名歸。

陳華憑借數十年的繪畫(huà)功底,兢兢業(yè)業(yè),納黃山、太行等名山大川皆入妙筆,或崇山峻秀,或草木崢嶸,或云蒸霞蔚,或飛流激湍,一幅幅水墨畫(huà)卷鬼斧神工,得天地之靈氣,攬山川之醇厚,寫(xiě)時(shí)代之華章,形成獨特的藝術(shù)格局與藝術(shù)氣象。近年尤其屢赴巍巍太行寫(xiě)生,形成獨特的“太行”山水藝術(shù)風(fēng)格,其作品既得北方之蒼涼,亦有南方的溫潤,藝術(shù)表現更趨純臻老辣,更得到社會(huì )各界的如潮好評與業(yè)內同道的擊節喝彩。

陳崗:濰坊電視臺高級記者、作家、文化學(xué)者

以文化自信 開(kāi)畫(huà)都新境

濰坊文化歷史悠久,底蘊深厚,在全國也是名列前茅的,這也增強了書(shū)畫(huà)愛(ài)好者們的文化自信。文化自信不是一句空話(huà),是要用實(shí)際行動(dòng)表達出來(lái)的。深入挖掘我們的文化資源,并一代代傳下去,F在,濰坊的文化優(yōu)勢越來(lái)越凸顯,特別是連續多年舉辦中國畫(huà)節、陳介祺金石文化周等重量級的文化活動(dòng),讓濰坊在全國的文化地位越來(lái)越高。

我接觸陳華的山水畫(huà)最早從上世紀七十年代。他那時(shí)和已故山水畫(huà)家譚新湖先生經(jīng)常到我北下河老宅拜訪(fǎng)我父親。我那時(shí)的床頭上就掛著(zhù)一幅陳華的山水畫(huà)。

多年來(lái),陳華先生把濰坊的城市文化融入到筆墨中,用山水畫(huà)的形式表現出來(lái),形成屬于自己的文化形象和獨特的藝術(shù)特色。歸納起來(lái)有三點(diǎn):一是陳華先生的山水畫(huà)具有濃厚的文化氣息。無(wú)論是寫(xiě)生還是創(chuàng )作,都深深地植入了文化元素,這也充分說(shuō)明了濰坊文化對他的影響,體現了他對文化的追求和自信。他將這種文化自信通過(guò)皴擦點(diǎn)染,折射出種種正能量,給人健康向上的感覺(jué)。二是陳華先生的山水畫(huà)充滿(mǎn)了生活氣息。一山、一水、一所小房子、一個(gè)小牧童,都充滿(mǎn)了對生活的熱愛(ài)以及對生命的禮贊。古人云“山水可游可觀(guān)可居”,在陳華先生的山水畫(huà)里都有很好的體現。三是陳華先生的山水畫(huà)充滿(mǎn)著(zhù)時(shí)代氣息。石濤說(shuō)“筆墨當隨時(shí)代”,陳華先生在創(chuàng )作中,將時(shí)代氣息融入到自然景觀(guān)中,抒發(fā)心中意象,創(chuàng )作出一幅幅高水平的山水畫(huà),很值得大家學(xué)習。

韓子富:濰坊對外書(shū)畫(huà)交流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兼秘書(shū)長(cháng)

展現不同的山水風(fēng)貌

陳華是老濰縣名門(mén)陳氏世家后裔,受家族熏陶及鄉賢先輩之影響,使得陳華在繪畫(huà)方面有著(zhù)不凡的才華和靈性。陳華從小學(xué)畫(huà),60年來(lái)筆耕不輟。中國畫(huà)講究筆墨功夫,揮毫潑墨,皴擦點(diǎn)染?搓惾A的山水畫(huà),從中體會(huì )到他深厚的傳統功力。

他在傳承繪畫(huà)技藝的同時(shí)也注重求新求變。陳華是濰坊畫(huà)家中較早去黃山寫(xiě)生的,那時(shí)候他的生活很艱苦,家境也不寬裕,但依然克服種種困難,堅持去寫(xiě)生。他的畫(huà)作展現給人們不同的山水風(fēng)貌,這也給濰坊的山水畫(huà)派豎起了一面旗幟。

陳華不僅藝術(shù)造詣高,還非常注重藝術(shù)培訓教育。他的子女從事藝術(shù)培訓工作,每年培育幾百乃至上千孩子,為明天儲備人才,這是對中國畫(huà)都最大的貢獻。只有后繼有人,中國畫(huà)都的牌子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譚國華:濰坊市美協(xié)副主席、秘書(shū)長(cháng)

在傳統中力求創(chuàng )新

陳華從老濰縣深厚的文脈中汲取書(shū)畫(huà)創(chuàng )作的學(xué)養,受益無(wú)窮。他數十年如一日,飽學(xué)筆墨,苦練技法,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繪畫(huà)秘訣,漸漸地形成了自己具有時(shí)代精神的藝術(shù)風(fēng)格。

近年來(lái),陳華多次到太行山寫(xiě)生,在寫(xiě)生中不斷研學(xué)畫(huà)理,知行合一,日益精進(jìn),獨創(chuàng )自己的筆墨語(yǔ)言,成為當今濰坊山水畫(huà)壇的一面旗幟。陳華的大境界、大氣象精神,始終影響著(zhù)我。品讀陳華的作品,如同體驗一場(chǎng)酣暢淋漓、精神飽滿(mǎn)的心靈旅行。

多年來(lái),陳華始終有著(zhù)自己的藝術(shù)風(fēng)格和完善的藝術(shù)體系,從一個(gè)點(diǎn)入,不斷探索向外延伸。在濰坊,畫(huà)太行山的畫(huà)家有很多,但是陳華的作品卻能以黃山的結構對比、畫(huà)面沖擊不斷組合發(fā)展。自然風(fēng)光、人文景觀(guān),通過(guò)他的筆墨熠熠生輝,和諧共生,讓人不禁贊嘆他的膽識和才氣。

云卷千峰集 人民大會(huì )堂收藏

(編輯:馮淑杰,來(lái)源:中國畫(huà)都事·畫(huà)都知道)

責任編輯:小龍